体验·命垂一线——重庆茂台竖井探险纪实

2004-12-01 19:00:00   来源: 户外探险   评论:0 点击: 分享到:
茂台竖井位于重庆南川水江镇双龙村,是个充满传说的神秘之地。在这里溶洞、天坑、竖井等多达十多处。2000年,在茂台村居住的袁姓村民放牛时

视频:陕西卫视

茂台竖井位于重庆南川水江镇双龙村,是个充满传说的神秘之地。在这里溶洞、天坑、竖井等多达十多处。2000年,在茂台村居住的袁姓村民放牛时发现了一处天然竖井,他将一块巨石推入洞中,洞内发出一种怪叫声,过后冒出一股白烟,把他吓得撒腿就跑。

于是,各种版本的传说出现了,有人说发现了一种怪物名叫“麻搭”,又有人说发现了一种老鼠比小猪崽大,各种说法纷争不一。那么这个天然竖井到底有多深,里面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白烟这种现象的出现又与地质结构的变化有什么样的关系?

2004年5月1—4日,作为《户外探险》杂志记者与重庆南川茂台竖井探险队队员的双重身份,我与重庆市奥特多探险队的五名探险队员一起,对茂台竖井进行了科学考察,在暗无天日的竖井里,体验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绝望…… 

SRT技术就是体力活儿

《新编三字经》里说:“人之初,性本乱”,所以说出上面这句话的人,或多或少有点儿失心疯。不过,至少我在真正站在茂台竖井这个“超级大坑”之前,一直是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的——不过是多吃十个Power Bar而已,事实证明,我错了。

对于看到这篇文章的人,我想我必须先给出一个高度的概念,424米,这个高度大概相当于世界高楼排名第三的上海金茂大厦(420米)的高度,我们将要挑战这个记录;而378米,这个高度大概相当于世界高楼排名第五的纽约帝国大厦(381米)的高度,这是我们最终探明的茂台竖井垂直高度。

现在,你应该对茂台竖井的高度有了一个明确的概念,那么,你也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万一失手从帝国大厦的楼顶垂直跌落到地面是什么结果而对于我——一个仅仅在下竖井之前突击进行了两个小时SRT技术训练的业余选手来说,虽然最后只下到200米深处,可是这段经历已经足够铭心刻骨。

闪回一:初来乍到·恐高症

从我们入住的农家进山,这里人迹罕至,只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通向竖井的井口,但是明显很久没有人走过了,路断断续续,而且长满了蕨类植物,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竟然有许多植物在叶子的根部长着倒钩,并且路上布满了当地老乡开路时用柴刀砍短灌木留下的锋利的树根,稍不留意腿上就被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当所有队员、后勤、协作们手提肩背把装备运到海拔976米左右的茂台竖井井口,已经是晚上7时许,井口四周长满了茂密的植物、其中以竹子居多,各类藤本植物也分布四周,绞杀、寄生现象在这里随处可见。猛然见,我看到一只浑身翠绿的树蛙,下意识地伸手去抓,抓在手里立刻想起一位植物学家曾告诫我:“自然界越鲜艳的色彩,可能毒性就越大”,立刻放手,惊出一身冷汗。

队长王耀生在一棵大树上拴了一根保护绳,以便队员们可以安全地到达坑口探望坑内的情况,几乎所有的人都一个接一个地到竖井口俯身下望,惊叫声此起彼伏,耀生问我:“你不下去看看吗?”“不”,我摇头说……因为只有我自己才清楚——我有恐高症,如果提前看到下面的无底深渊,我对自己是否有信心第二天下去极为忐忑。

竖井周围方圆百米之内,只有两处两米见方的地方可以搭起帐篷,实际上,我们也只在这两处搭起了两顶帐篷,一顶放置装备,一顶住人,其余的人下撤到山脚的老乡家住宿。山风很大,扫过竖井周围的树木,哗啦啦响成一片,这一夜,每个人心里都在打鼓。

闪回二:首战告捷·上下难

天色蒙蒙亮,我们已经到达井口。综合本次探险技术指导,重庆市探险协会秘书长朱顺知教授的意见、队员们的身体状况、技术水平等因素,确定了下洞的人员由6人组成,按照今天的下井顺序分别为——黄宇、王耀生、喻建国、周干、李青青和我,其中,李青青是唯一的女队员,而我则是只在5、6米高的墙上经过两个小时的简单SRT培训,心里的感觉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7:30,竖井边缘,海拔976米,黄宇已经换好洞穴服,开始下降,对面的竖井边缘,陕西电视台《勇者无畏》栏目的摄像师已经架好了机位,还有我们的后勤组和一些当地的老乡也来为我们助威,从井口算起,下降到七十米处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天然平台,正好是理想的切换点处,我是第四个下降的,虽然这之前我已经把身上的安全器材检查了十几遍,腿还是不由自主地在发抖,好在宽大的洞穴服掩饰住了我的尴尬,是时,时针指向11:30。

我的下降还算顺利,但是在到达七十米平台之后,真正的麻烦开始了,在我之前下去的喻建国由于一时疏忽,将安全绳上的两个快挂扣反了,下到一百米左右的位置被卡在半空中动弹不得;而在我之后下来的周干则因为在三十米处被用来运送资料的鱼线缠住,同样是上下不得。由于是单绳下降,无论从技术的角度还是从安全的角度考虑,我都无法继续下降或返回地面,于是就在七十米处的平台上,上下不得。突然,一阵急促的破空之声从上方传来,我本能地一抱头,一个快挂从我上方呼啸而下,砸在离我不到30厘米的地方,弹起来又径直落向无底深渊。

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动静;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只是透露给我一个信息:耐心等待!两个小时过去了,终于,青青通过对讲机通知我,鉴于我在七十米处停留太久,立刻上升至地面。

上升的过程无比痛苦,有些地方双脚可以伸到岩壁上,但更多时候身体是完全悬空的,此时如果用力不协调,身体就会在空中转来转去,面对岩壁还好,而背对岩壁的时候,一看身下的无底深渊,黑黝黝的洞口像是要吞没一切,心里就没着没落,这时的我,切实体验到了什么样的感觉叫做“命悬一线”。
是夜,雨骤风狂。

闪回三:勇者无畏·寒号鸟

一夜暴雨倾盆,第二天清早出门一看,众人叫苦不迭,原本就难走的山间小路变得更加泥泞不堪,待得来到竖井边缘,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昨夜的一场雨使竖井七十米平台下的一面小瀑布墙水流变大,在坑口流水的声音都隐约可闻,队员们面面相觑,谁也没说什么,彼此之间迟疑的眼神说明了一切,此时井口的温度,仅为摄氏零上六度。

仍旧是继续前一天的工作,竖井井口因为一夜豪雨变得湿滑不堪,待得下到七十米平台,衣服已经脏得不堪入目,而从七十米平台开始,我的梦魇开始了。

七十米平台,第一个切换点的位置,也是瀑布墙的起点,当我将身体重心挪移到下面绳子上时,顶多三十秒的时间,我浑身上下被淋的透湿,即使鞋子里也未能幸免,身体的迅速失温导致手脚顿时开始麻木,动作也变得生硬、艰涩起来。到了100米的位置,这是一个难点,黄宇说:“过了这个点,SRT技术基本上可以出师了”。此处的切换点打在悬空的岩壁上,所以这个点需要悬空换点,可是两个小时的训练里并没有包括这一项……毕竟,道理是一样的,挂保护、锁定下降器、挂胸式上升器、挂手式上升器、解下降器、换点、解上升器、解保护……没有意外发生。

130米处,困难来了,由于整个绳子都被瀑布淋湿,绳子变得湿滑不堪,而我的手也因为被水淋而变得麻木,握住下降器的手变得麻木不仁,明明知道应该握住把手,可是手偏偏不听使唤,说什么也无法做出握紧的动作,无奈之下,只得挂上保护,停下来拼命搓手。

下降器的制动原理是通过静摩擦力制动,而湿滑的绳子使得下降器的收放变得无比困难,只要下降器的把手稍稍一松,整个人就在绳子上迅速下坠,而本能地松开手又使得下降器迅速制动,身子挂在绳子上上下晃动,整个人的感觉都是空空荡荡的。此时,头上传来王耀生一声大喊:“石头”!我心里一沉,迅速将身体贴在岩壁上,只听见类似于子弹破空的声音从耳边呼啸划过,惊心动魄!

继续下降,整个世界一片漆黑,只有抬头望上去,才可以看到上方的一个狭长孔洞露出的一丝天光,除了流水淅沥的声音,我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粗重的喘息。忽然,“砰——砰——砰——”洞底传来了三声沉闷的撞击声,下面只有黄宇和李青青,我的心立刻沉到了最低点,随后,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让我不知是该喜还是该优,喜的事,黄宇和李青青安然无恙;忧的是,三声沉闷的响声,是黄宇挂在腰间的价值三万多元的相机掉入了神秘莫测的井底。

越来越冷了……到达两百米的平台处,我已经被冻得瑟瑟发抖,从后来的图片记录上看,我当时目光呆滞,两眼发直,活脱一个失足少年形象,随后下来的喻建国、王老师一再告诫我:吃东西!但是对于浑身湿透的我,每一下颤抖都是在消耗掉我本来就所剩无几的体能,如果当时有摄像机能记录下当时的一切,你就会看到我抖得及其夸张的惨状。而这两百米深处,也是我此次茂台竖井之行所到达的最深处。

离开茂台已两月有余,当我坐在带空调的房间里,写下这篇文章时,又一次想起了王大勇在活动开始时对我说的话:洞穴探险不能硬来,能破世界记录,就破世界记录,破不了世界纪录,就破全国记录,破不了全国记录,就破个人记录。我是幸运的,当我迈出下井的第一步,就已经破了自己的记录。那么,没有下到井底,我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后记:

5月4日凌晨,王耀生、李青青、喻建国三人先后到达竖井井底,他们在神秘莫测的茂台竖井井底,究竟见到了什么?

在距离坑底大约40米深度向下望去,可以看见花瓣状的亮光。慢慢接近以后才知道那是三个呈台阶状分布的水潭。这三个水潭都是比较规则的圆形由高到低由大到小呈阶梯状排列,均蓄满水,水由高往下流淌。最高一个直径约5米,深不过40~50厘米,水质清澈见底。

探险队的队员在第一个水潭里发现了生物。那些生物看上去有些像虾又像鱼,呈群聚性体长约2cm、粗约3mm的腹面带须,可在石壁上爬动,形态像米蛆,不过它们在水里的行进方式和一般的虾子和鱼却完全不同---是以仰游的方式前进。石缝中见活青蛙一只,喜静,有眼但无光感,估计系水中蝌蚪发育而成;空中有少量蚊样昆虫飞动,速度慢,无趋光性,不叮人。而水面上漂浮着一具癞蛤蟆的尸体,不少“鱼虾”正围着它争食。这只癞蛤蟆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这不啻成为了一个谜团。

在第二个水潭,探险队员发现,其中生活着的是一些不知是蝾螈还是娃娃鱼的生物,样子长得像蝌蚪,但有脚,其全身雪白透明,但只要感受到亮光,它们就会躲闪。

第三个水潭直径大约为5到6米,看不出来有多深,水面平静。可是上面的水都汇聚到了这里,却没有看到水面的变化,在水里也没有看到什么生物。所以探险队员们估计,这个水潭下面应该有一个连接地下河的洞口。

在第三个水潭的东面,探险队员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坑内峡谷。峡谷的崖壁高度有几十米,周壁为不规则、多皱、嵴坚硬潮湿的岩石,向左横向步行30多米呈锐角右拐,是一向下洞口,往里望去坑底竖直向下20多米有一200多平米的大厅,有一“峡谷”向远方延伸。谷口堆满了腐烂的木头。

再往深走会是什么?洞内的生物是怎么来的?它们叫什么名字?它们以什么为食?坑内还藏着什么秘密?看来只有以后的探险才能给出答案了。

对井底情况做了初步测量及探测之后,分别于凌晨4:10、6:20、8:05安全回到地面。

代表中国洞穴协会见证本次探险活动的重庆市探险协会秘书长朱顺知教授在对探险队员从坑底带来的图像、声像资料和测量数据进行了仔细研究后宣布,本次探险创造了四项全国第一:全国第一次全部由中国人组成的探险队进行300米天坑探险;国内采用SRT技术一绳到底最深记录378米;奥特多探险队女队员李青青是国内采用SRT技术一绳到底最深的女运动员;重庆晨报记者黄宇是全国第一个采用SRT技术一绳到底最深采访的记者。

相关热词搜索:竖井 重庆 纪实

上一篇:茂台天坑一绳到底
下一篇:#GLA 天生无畏#征服之旅——重庆攀岩


回到
顶部